佛洛伊德:精神神经症患者不过是表现出心中对父母强烈的爱与恨

2020-06-17 国内新闻 76612次阅读 

佛洛伊德:精神神经症患者不过是表现出心中对父母强烈的爱与恨

根据我的丰富经验,所有后来变成精神神经症患者的儿童,他们的父母在其精神生活中占有主要的地位。在童年形成的精神冲动中,爱恋某一位父母并憎恨另一位是其中的主要成分,也是决定后来精神官能症症状的重要因素。然而我从来不相信精神官能症患者在这方面与其他人有什幺明显的区别,也就是说,我不相信他们能创造出绝对创新或独具特色的东西。更为可能的是——这已从偶尔对正常儿童所做的观察得到了证实——他们不过是表现出心中对父母强烈的爱与恨,而在大多数儿童的心灵中,这种感情则较不明显和强烈。这种发现可以由古代流传下来的一个传说加以证实:只有我所提出关于儿童心理的假说普遍有效,我们才能理解这个传说深刻而普遍的感染力。

我想到的就是伊底帕斯王的传说和索福克勒斯以此命名的剧本。伊底帕斯是底比斯国王拉伊厄斯和王后伊厄卡斯忒的儿子,他生下来就被抛弃,因为神谕曾警告拉伊厄斯说,这个尚未出世的婴儿将会是弒父的兇手。婴儿被人救活,并在异邦做了王子。后来他怀疑自己的身世,又去求取神谕,神谕警告他一定要离开家,因为命运注定他要弒父娶母。他离开了自以为是自己的家后,途中遇到了拉伊厄斯王,在突发的争吵中杀死了他。他随后来到了底比斯城,而且解开了拦住他的去路的斯芬克斯向他提出的谜语。底比斯人非常感激他,就推举他为王,并与伊厄卡斯忒结了婚。他在位很久,国泰民安,受人尊敬,而且和他不知道为其母的王后先后生下两男两女。最后底比斯城瘟疫横行,底比斯人再次去求取神谕,索福克勒斯的悲剧就是由此开始的,使者带回神谕说,只有把杀死拉伊厄斯的兇手驱逐出境,瘟疫才会终止。

但是他,他在何处?何处去寻找

这古老罪恶的蛛丝马迹?

这齣戏剧演出的只限于揭示罪恶的过程,巧妙的延宕,一环扣一环,高潮迭起——这个过程很像精神分析——伊底帕斯本人就是杀死拉伊厄斯的兇手,但是他又是被杀害的人与伊厄卡斯忒的亲生儿子。由于发现了这个令人厌憎的不幸罪恶,伊底帕斯极度震惊,他刺穿了自己的双目,远离家园,神谕终于实现了。

《伊底帕斯王》是所谓的命运悲剧,人们认为它的悲剧效果来自神的最高意志与人类无力逃脱厄运之间的对比。这齣悲剧之所以深深打动观众,乃是由于从剧中获得了人力不能战胜上天意志的教训。近代许多剧作家编写了相同的对比情节,以期得到类似的效果,但是观众对于剧中那些无罪的人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而诅咒和神谕依然实现了的情节却无动于衷。这些现代的命运悲剧全然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如果说《伊底帕斯王》这齣悲剧,像它感动当时的希腊人一样,也感动了现代的观众,其唯一可能的解释只能是:这种效果并不出于命运与人类意志之间的冲突,而是出于其用来表现这一冲突的题材的特性。在我们的内心中必定也有某种呼喊,随时与《伊底帕斯王》命运中那股强制力量发生共鸣,而对于《女祖先》或其他现代有关命运的悲剧中所虚构的情节,我们却斥之为无稽之谈。在伊底帕斯王故事中确实存在着一个因素,可以解释我们内心的呼喊。他的命运能打动我们,只因为它也是我们大家的命运——我们和他一样,在出生以前,神谕已把同样的诅咒加诸我们身上了。我们所有人的命运,也许都是把最初的性冲动指向自己的母亲,而把最初的仇恨和原始的杀戮欲求指向自己的父亲。我们的梦证实了这种说法。伊底帕斯王杀死了他的父亲拉伊厄斯,并娶了自己的母亲伊厄卡斯忒为妻,不过是让我们看到我们自己童年欲求的满足。但是,我们比他幸运,只要我们并未成为精神神经症患者,我们就能成功地摆脱对母亲的性冲动,同时也淡忘了对父亲的嫉妒。我们动用了全部的潜抑力量,以让自己不要满足这些古老的童年欲求,而这些欲求就此深藏在我们的内心深处。诗人洞悉了过去而揭露了伊底帕斯的罪恶,同时也强迫我们认识自己的内心生活,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仍然存在着受到压抑的相同冲动。结尾的合唱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对比:

……看吧!这就是伊底帕斯

他解开了黑暗之谜,位至九尊,聪慧过人,

他的命运人人称羡,光华赛过星辰,

而现在蓦地沉入苦海,被狂浪噬吞。

这对我们和我们的傲慢,对我们这些从童年时就自以为聪慧过人且能力无与伦比的人,不啻敲了一记警钟。与伊底帕斯一样,我们在生活中对这些大自然强加在我们身上且违背道德的欲求一无所知,等到它们被揭露后,我们对自己童年的这些场景又闭上双眼,不敢正视。

在索福克勒斯的悲剧正文中清楚地指出,伊底帕斯传说来源于远古的某段梦材料,它的内容包括了:儿童与其父母之间的关係,由于初次出现的性欲冲动而产生痛苦的紊乱。当伊底帕斯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时,他会因回想起神谕而感到不安。伊厄卡斯忒为了安慰他,提到了一个许多人都做过的梦,虽然她认为它并没有什幺意义:

以前许多人在梦中,梦见

与自己的母亲成婚。他仍无忧无虑,

从未因此预兆而忧心如焚。

今日和当时一样,许多人也梦到与自己母亲发生性关係,但谈到此事时会表现出强烈的愤怒和震惊。这显然是悲剧的关键,而且与父亲死亡的梦互补。伊底帕斯传说是对这两类梦的一种想像性反应,就像当成人梦见这些梦时伴有厌恶的感情一样,传说中也必定包含了惊恐与自惩。进一步的改变也是来自一种对材料的误解性的润饰作用,并被用来达到神学的目的(在这个题材上,与其他题材一样,任何试着协调神的万能与人类责任的企图,都注定要失败)。

上一篇: 下一篇: